当前位置: 主页 > M酷生活 >台湾最大离岸风场留下来了,沃旭决定投资、5月动工 >

台湾最大离岸风场留下来了,沃旭决定投资、5月动工

作者: 分类: M酷生活 发布于:2020-06-24 浏览(767)


(2019.5.1 更新)

沃旭能源董事会4月30日针对大彰化东南及西南第一阶段离岸风场做出最终投资决定,拍板定案留在台湾,结束长达三个多月的不确定状态。

新闻稿中指出,大彰化东南及西南第一阶段离岸风场位于彰化县外海距岸35至50公里处,总装置容量达900MW,未来可以供应绿电给约1百万台湾家庭用户。这项离岸风场计画的海上建置期将为2021至2022年。

沃旭能源亚太区总裁暨台湾董事长柏森文(Matthias Bausenwein)表示,大彰化东南及西南第一阶段风场计画,是台湾首座符合产业在地化要求并做出最终投资决定的离岸风场。沃旭很自豪这项风场计画内,有很高比例的在地化项目,而初期陆域工作将于5月正式启动。

沃旭能源全球离岸风电事业执行长马丁诺柏(Martin Neubert)指出,过去几个月都专注致力于取得筹设许可、重新商议合约、通过产业关联方案审查、及签署购售电合约。做出最终投资决定后,这项计画将成为台湾规模最大的离岸风场。

沃旭能源拥有「大彰化离岸风电计画」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四座场址的独家开发权,总发电容量最高可达2.4GW,已通过遴选取得2021年900MW,并竞标取得2025年920MW,总共1820 MW併网容量。同时,沃旭也是台湾首座离岸风场─海洋风电的最大股东(持股35%),第二阶段建造工程正在进行中,预计于2019年底从现有8MW装置容量扩增到128MW。

离岸风电的cost down:吓跑了外商,倒霉的是哪些「MIT」供应链?第一届世界海上风电论坛:想要超英赶美,台湾政策先得「跨党派」

(以下文章原刊于1月19日)

原标题:沃旭发函台湾供应链「停止执行合约」,但同步与东京电力「合作」

(中央社)曾一度发表声明表示会暂停并且重新评估所有计画的离岸风电业者沃旭能源,今(19)日已发函供应链「停止执行合约」,沃旭表示,目前暂缓计画,但会依趸购费率、取消3600小时上限以及政治风险等,评估是否作出最后投资决议。

沃旭能源政策事务暨企业传播总监汪欣洁证实,沃旭已正式发函通知相关供应链,「已动工的合约停止执行,未动工的合约重新议价」,包括中钢、世纪钢、台湾汽电共生等公司。她说,目前暂停时程较赶以及已经开始的合约。

包含由台湾汽电共生承包的路上变电站,她说,原定在今年第2季正式动工,厂商已经做了很多事前準备,但是现在看起来时程可能延后,若是沃旭没有停止合约 ,厂商必须依照合约,继续执行工程。

汪欣洁说,中钢、世纪钢承包的水下基础设施,是与沃旭签订试作合约。她解释,当大规模生产水下基础时,会先让供应商小规模试做,包含厂房配置、人员训练等,「但如果投资案没有要继续,这项合约好像也没有必要」,因此先暂缓合约。

她说,对台湾投资环境不稳定,沃旭感到相当忧心,从2016年至今,已经在台投入约新台币20、30亿元,要建造900MW的大彰化东南、西南风场,投资总额达1650亿元,因此需要稳定的政策支持,才能让投资案顺利进行,并让相关供应链在台落地生根。

沃旭能源在彰化外海持有最多风电装置容量,在台已取得2021年及2025年总共1.82GW併网容量,佔彰化离岸风电近4成。不过1月初在彰化县被「卡关」,要求业者补件说明,直至申请案核准最后一天,彰化县仍未放行,共有4家业者(沃旭、CIP、中钢、海龙)确定无法适用5.8元费率,未来将改用2019年趸购费率每度5.1元,将损失上千亿元

错过5.8元「优惠费率」,最大开发商:将暂停离岸风电开发计画

汪欣洁表示,原定在今年3月作出最终投资决定,但是趸购费率仍未出炉,因此暂缓合约。不过沃旭目前没有撤出台湾市场,会等趸购费率拍板后,再作出最终投资决定。并依3项要素评估最终投资决定,包含趸购费率是否接近5.8元水位、取消3600小时上限以及降低中央、地方政治风险。

她补充,政府突然取消前高后低阶梯制费率、新增3600满发小时上限,从头到尾没有与业者沟通,对于业者来说是突然改变,加上满发小时上限后,造成费率下降20%。

去年年底,能源局预告2019年趸购费率大砍12.71%,到了每度电5.1元,就曾引爆开发商不满,甚至有业者扬言撤资台湾「不玩了」。能源局副局长李君礼表示,趸购费率每度电5.1元是草案,在去年12月29日预告,在1月28日截止之前,已蒐集许多意见,1月30日将召开趸购费率审定会定案。

《经济日报》报导,包括中钢、世纪钢与台汽电旗下星能等供应商闻讯皆感震惊及难过。进行工程中的星能发言人副总经理郑铉则说:「73亿元合约全完了!」他先前在多项公听会提出,台湾地狭人稠,陆上电缆施工工程花费比欧洲高,但政府偏要砍电价,现在沃旭真的不玩了,「公司已经投下的资金及招聘的人员该怎幺办?」

《联合报》报导,彰化县政府经济暨绿能发展处代理处长刘玉平今天回应,彰化县政府还没收到沃旭能源的通知,要终止相关计画。其次,离岸风电趸购费率今年还没公告,整个风电政策应由中央去审视。研判这是沃旭与能源局针对离岸风电趸购费率的斡旋动作。刘玉平还说,风电开发是中央职权,县府无义务回答同意或不同意。

此外,沃旭能源在18日的新闻稿也指出,日本最大电力公司东京电力(TEPCO)已与沃旭正式签署合作备忘录,将携手在日本共同开发离岸风电计画。

日本政府承诺增加再生能源建置并通过相关立法,作为分配大规模离岸风电场址的基础,鼓舞了日本的离岸风电市场。2018年7月公布的「第5次能源基本计画」,日本提出以2030年达到10GW作为风力发电目标(陆域及离岸),以贡献并达成2030年再生能源占总发电量达22-24%的愿景。

台湾政府推动离岸风电则迈入第三阶段,第一阶段已于2016年完成8MW的安装、并于2017年商转,第二阶段的潜力场址在去(2018)年透过遴选与竞价方式,分配完毕1.6GW的风场装置容量。未来将推动第三阶段区块开发。

而东京电力控股株式会社(TECO Holdings)是日本最大的电力公司,旗下有三个主要商业机构:东电石油与电力、东电电网、东电能源伙伴。东京电力提供电力、天然气及其他能源,主要提供服务给东京大都会区,其中包括日本人口最多的两个城市:东京及横滨。

沃旭能源与东京电力将合作开发东京附近的铫子(Choshi)离岸风电计画,沃旭能源全球总裁暨执行长Henrik Poulsen表示,「本次签署的合作备忘录是沃旭及东电合作的第一步,双方共同目标是在日本发展大规模再生能源,并致力使日本成为亚太地区的离岸风电领导市场。」

而沃旭能源政策事务暨企业传播总监汪欣洁又告诉中央社记者,沃旭能源从多年前就开始布局亚太市场,包含台湾、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地,并提到,沃旭到日本发展,与台湾市场没有直接关联,但是离岸风电相关供应链终将会相互竞争。

《自由时报》报导,日本离岸风电政策虽较台湾延迟3年,但目前加速进行。台湾供应链业者指出,日本工业实力强劲,不少欧洲风机业者也看好越南,未来台湾供应链可能被两国联手快速取代。业者说,日本不少工业已在越南深耕实力,加上两国均为CPTPP成员,若台湾政治问题难解,甫萌芽的风电供应链地位可能不保。

相关报导:

两个数字黑掉离岸风电,谁才是真正的「卖台」?2018年「10大绿能假新闻」,你也被骗了吗?